浙江日报《社会力量办医 区级医院“新生”》
发布日期:2018/08/14 | 来源:江干区人民医院 295

当浙江省最大的国有企业与一家区级公立医院相遇,会产生怎样的化学效应?在社会办医火热的当下,一场合作办医改革正在杭州市江干区人民医院悄然推进。

近日,记者走访了这场合作办医改革的参与双方——物产中大集团旗下子公司物产中大医疗健康投资有限公司和江干区人民医院,探索这场改革背后的故事。

“夹缝”中生存 寻求社会办医

江干区人民医院往南,是一片老小区拆迁后的废墟;西南数百米,是笕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534214005483_5b723f75159bb86d6add3841.jpg

走进江干区人民医院妇产科住院部,记者看到,在一间面积约为二十平方米大小的朝南房间里,宽阔明亮的落地窗前摆放有两个婴儿用浴缸。朝内的北侧墙壁上,则是一块横贯墙面的玻璃。

医院妇产科主任来菊英告诉记者,这个房间正是在合作办医之后科室新开设出来的,可以开展婴儿沐浴、游泳、抚触等相关护理服务。同时,朝内一侧为透明玻璃,可方便在外等候的家长随时观看护理过程,学习婴儿护理的相关技能,从而方便回家进行类似操作。

1534214005529_5b723f75159bb86d6add3842.jpg

“我们还新开设了2个VIP病房,开放以来就没一天空过。”来菊英说,VIP病房内只有一张床位,居住环境相对较好。现在生活条件改善,孕产妇对优质病房条件的需求明显比以前提升了不少。

采访中,记者遇到一位正住在妇产科VIP病房的30岁二胎妈妈汪女士。“7年前我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在这里生的,那时一个病房要住5个人,现在怀第二个孩子,一个人可以住一间,感觉环境、设施确实比以前好很多。”汪女士说。

“周边虽然拆迁,但实际上我们科室的业务量并没有下降。”来菊英告诉记者,今年7月妇产科业务量为234万,而去年同期则在210万至220万之间。“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下,业务量能做到稳中有升其实很不容易了。”

地处省城,省市医院林立,周边居民区拆迁,边上又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作为一家区属二级公立医院,如何获得生存空间,一直是江干区人民医院思考的问题。

 “合作办医的开展,为原本处于瓶颈期的医院注入了更多新鲜血液,为医院相关设备的添置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近期医院将增配CT、磁共振等检查设备,这些都是在企业资金投入的基础上才可能实现的。”江干区人民医院院长李朝明说,设备的添置意味着有更多配套的诊疗服务可以在医院开展,这对于医院业务量的增长将有很大帮助。

公立医院转型 推动改革深化

从公立医院转为社会办医,对医院运营来说,便意味着要开始自负盈亏。

据了解,如今的江干区人民医院是由江干区笕桥医院和江干区人民医院两家公立医院合并而来,目前新院区正在建设中。李朝明告诉记者,新建成的医院规模将是原来的四五倍。“如果继续走原来的老路,不仅在人员和设施投入上是不小的负担,医疗服务水平也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有效提升。”李朝明说。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江干区人民医院开始走上合作办医之路。2018年4月,物产健康正式接管江干区人民医院。

“新院的第一期建设由政府投入4亿元,第二期如设备、装修等则由物产健康投入6亿元。”李朝明说,在医院管理上,实行企业化管理,医院的财务总监将由物产健康指派,但医院的其他岗位设置基本仍保留原貌。江干区政府还与物产健康签订了“八个不变”原则,包括保持医院国有性质不变,保持现有职工、离退休人员待遇不变,保持医院现有领导班子不变,保持执行地方基本医疗保障任务不变、保持医院医院非营利性属性不变等原则。

1534214006188_5b723f76159bb86d6add3844.jpg

企业的加入,使这家原本的公立医院体制机制、考核体系也更加灵活。李朝明告诉记者,过去公立医院时,对员工的考核基本为“七三开”,即70%基本工资,30%奖励性质工资。与企业合作办医后,医院逐步提升绩效考核比重,以进一步激发员工的工作积极性。

据悉,目前江干区人民医院正在烧伤科、妇产科及消化内科开展试点改革,以探索一套今后适合全院的改革方案。“‘主任院长化’是这场试点里的一大关键举措。医院的每位科室主任都要在保证医疗质量的前提下,为自己科室的业务绩效负责。”物产中大医疗健康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王罡说。

物产中大的加盟,还推动了医院调整医疗费用结构,提升医疗人员服务的含金量。

目前,在保证医疗价格总量基本持平的前提下,江干区人民医院通过二次议价等方式,将医院的药品价格下降了10%,相应的,医疗服务价格适当提升,充分体现了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

推进社会办医  争做“领头羊”

虽说初见成效,但对于江干区人民医院来说,合作办医的推进并非一直是一帆风顺的。观念的转变同样至关重要。

来菊英告诉记者,从公立医院转为社会办医,起初自己和科室里的医生确实有过担忧和犹豫。但经历一段时间适应期后,都开始接受这种新的绩效考核方式。

在江干区人民医院烧伤科主任傅智慧看来,大型国企的加入,能为医院提供专业的管理团队,更广的人才、平台资源,发展视野也会更加开阔。“平台高了,发展提升的机会就更多,这正是我们医生最看重的地方。”

1534214006541_5b723f76159bb86d6add3846.jpg

目前,除了江干区人民医院,物产健康与金华市人民医院、衢州柯城区人民医院也形成了合作办医模式。“未来,我们希望浙江的每个地区都能有一家与我们合作办医的医院,以‘1+N’的发展思路,争做中国领先的医疗健康产业生态组织者。”王罡说。

从浙江省全省来看,近年来浙江省的社会办医进程正处于不断推进之中。截至2017年底,浙江省共有社会办医机构763家,执业医护人员和诊疗数量也在逐年增加,但诊疗总数尚少。今年4月,浙江省还成立了浙江省首个社会办医医联体,省内75家社会办医医疗机构加入该医联体。

“集团化办医可使医院管理及医疗服务进一步实现标准化、规范化,这是‘政府有要求,市场有需求,社会有期待’的事,也是浙江,乃至全国医疗行业改革的一大趋势。”王罡说。